月光下。

    小沙滩。

    倒地的小马。

    趴在地上的年轻人。

    表情严肃的中年人。

    远方而来的马蹄声……

    凡此种种,交织在一起,就构成了一副怪异的画卷。

    “师父,追杀我的人来了,你快点逃吧,徒儿尚有一战之力,定当在此替你断后……”

    令狐冲挣扎着站了起来,右手依旧滴血,但他却完全不在意,反倒用左手握住了长剑,年轻的脸庞上露出了严肃的表情,语气坚定地说道:“虽然不敢担保能阻挡他们多久,但只要我不死,就一定不会让他们过去!”

    岳老师没有说话,背负双手,抬头侧望,朝着马蹄声传来的方向看去。

    “师父!”

    令狐冲急切地喊道。

    “冲儿,你还记得为师跟你说过的话吗?”

    岳老师淡淡地问道。

    师父,你跟我说的话多了去,我哪里能全都记住?

    令狐冲在心里吐槽了一句,然后连忙说道:“师父,现在都火烧眉毛了,你就快点走吧,我留在这里替你断后……”

    “冲儿,为师跟你说过。”

    “只要门下弟子没有触犯门规,为师不会放弃任何一个弟子。”

    “现在他们明摆着是来杀我的,你却让我先走……我要是真的走了,这张老脸往哪里搁?”

    “你不用再劝我了,今天我就在这儿等着。”

    “看他们能不能把我给杀了?”

    岳老师语气严肃地说道。

    “师父,你还有师娘,还有小师妹……还有华山派,你得为他们着想!”令狐冲说道。

    “冲儿……”岳老师闻言,脸上表情出现了微妙的变化,但很快就被他给压制了下来,重新恢复成面无表情的亚子:“你还是不懂我……遇到了危险,就一个人逃跑,让徒弟留下来断后,这不是我岳某人的做派。”

    “我意已决,你走吧,趁着他们还没有过来,你马上跑,为师留下来给你断后。”

    “师父,我不走。”令狐冲泪流满面,带着一丝哭腔喊道。

    “冲儿,为师让你走,你就该听话的走,为何要哭哭啼啼的留下来?”岳老师语气严肃地质问道。

    “师父!”令狐冲说道:“你是华山派的掌门,又是我的师父,遇到了危险,我若是跑了,留下你一个人,一方面是不义,另一方面是不孝,我岂敢做不义不孝之人?”

    ”罢了,你要留下来就留下来吧,今日咱们师徒俩,就跟他们拼了!”岳老师说道。

    “是,师父。”令狐冲高兴地应道。

    而就在这个时候,马蹄声越来越近,近的足够让人看清楚了,一共六匹马,骑在马背上的人也都是岳老师认识的人,衙门里的衙役……

    “冲儿……”岳老师语气古怪的叫了令狐冲一声。

    “师父,徒儿在。”令狐冲应道。

    “我们似乎搞错了,他们是衙门里的衙役,不是来追杀我们的那些人。”岳老师说道。

    “师父,我来看看。”令狐冲闻言,连忙看了过去,骑在马背上的确实是穿着衙役服饰的衙役,他也认识这几个人,还跟他们喝过酒。

    岳老师皱了皱眉,问道:“冲儿,我们是摆脱那些人的追杀了,还是他们在衙门等我们回去?”

    令狐冲苦笑道:“师父,我不知道。”

    岳老师没好气地嘟囔道:“冲儿,等度过了这次危机,你就给我好好读书!”

    令狐冲连忙说道:“师父,不要呀,我一百~万\小!说就想睡觉,你让我好好读书,这是要折磨我啊。”

    “哼!”岳老师冷哼道:“冲儿,我是为了你好。“

    最讨厌这种为了我好……令狐冲忍不住腹诽了起来,但尊师重道的他,也只能在心里吐槽一下,让他当着面反对岳老师,他是不敢的。

    “大人,大人,您让我们好找呀,快点跟我们回去吧,衙门里出事了!”为首的衙役下马后,神色慌张的大喊道。

    “贾三,我是怎么跟你们说的?遇事不惊,处事不乱,你这慌里慌张的成何体统?”岳老师没好气地说道。

    “大人,您的教诲,小人一直都记在心里,但现在衙门里出事了,您要是再不回去,衙门里就要血流成河了!”贾三哭丧着脸喊道。

    “什么?”岳老师大惊失色。

    “大人,您从衙门走后,有人霸占了衙门,让我们出来找您,他们说了,您要是不回去,就血洗整个衙门……”

    “好大的胆子!”

    岳老师气的胡子都歪了:“我这就回去,看看他们到底是何方神圣!”

    “师父,他们是来杀我的,我跟你一起回去。”

    令狐冲说道。

    “好,咱们师徒一心,我倒要看看他们有多大的胆子,居然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对我们动手!”岳老师冷冷地说道,然后抢过贾三的那匹马:”贾三,你去通知卫所千户,让他们带兵去衙门,我先回衙门了!”

    “驾!”

    岳老师挥动马鞭,打在了马屁股上。

    小马吃痛,顿时狂奔了起来。

    “师父等我。”

    令狐冲也跟着抢了一匹马,朝着岳老师追了过去。

    而在他们俩都走了之后,剩下的人两眼相对,无语了半晌,有人开口说道:“贾大哥,我们该怎么办?”

    贾三没好气地说道:“当然是听知县大人的话了,我们去找卫所千户。”

    一行人离开了这里。

    王舞姗姗来迟,到了此处的时候,没有看到岳老师的踪迹,顿时郁闷了起来:“我刚刚还看到他在这里的,现在跑到什么地方去了?”

    “真讨厌,就不能安稳的待在一个地方吗?”

    王舞嘴上这么说,但依旧神识扫描,寻找岳老师的踪迹。

    没过多久,岳老师就出现在了她的神识覆盖范围之内,此时正骑着一匹马狂奔,而在岳老师的身后是一个骑马追赶他的年轻人……

    王舞没说什么,御剑而行,直接追了过去。

    这次她的速度更快了,也追上了骑马狂奔的岳老师,一下子出现在岳老师的前面,吓得岳老师紧紧地抓住了缰绳,这才让马停了下来。

    “岳老师,你可让我好找啊。”王舞先声夺人地抱怨道。

    “你是?”岳老师一开始没把王舞给认出来,脸上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我,王舞,群主让我来的。”王舞没好气地说道。

    “王舞仙子,是你来帮我,群主呢?”岳老师四处张望,寻找苏昊的踪迹。

    “群主没来,只有我来了,你觉得我不行吗?”王舞翻了个白眼,有点生气地说道:“要是你想让群主帮忙,我马上就回去。”

    “不不不,王舞仙子,你误会了,我只是……只是以为群主会过来,没想到是你来了,您来了也可以,我不嫌弃您的。”岳老师连忙解释道。

    “群主让我来帮你,说说吧,你遇到了什么危险?我看你现在活得好好的,不像是遇到了危险的样子……”王舞也不是小肚鸡肠的人,接受了岳老师的解释,便问起了岳老师遇到了什么危险。

    “王舞仙子,这话一言难尽,说实在的,我也没有搞清楚。”岳老师苦笑道。

    “不知道谁要杀你,这很正常,你要是知道了,那就不正常了,那么你现在有要杀你的人的情报吗?”王舞问道。

    “有。”岳老师斩钉截铁地回答道:“我和冲儿逃出来后,那些追杀我们的人还留在衙门里,刚刚还派衙门的人来找我们,让我们回衙门,否则的话,他们就要让衙门血流成河……”

    “这么说的话,他们现在还在衙门里了?”王舞惊喜道。

    “应该是在衙门里。”岳老师点了点头。

    “那你还等什么,快点出发去衙门。”王舞说道。

    “王舞仙子,我正是要回衙门。”岳老师说道。

    “你这是要埋怨我了?”王舞皱眉道。

    “不是。”岳老师连忙说道:“我哪里敢埋怨你?我只是想请你让一下路……”

    “让什么路?你也别骑马了,快点下马!”王舞突然说道。

    “……”

    岳老师顿时懵逼了,为什么让我下马?

    “没时间解释了,快点下马,我御剑带你过去。”王舞说道。

    岳老师还是懵逼的很,但却按照王舞说的去做,乖乖的下了马。

    王舞掐指施决,召唤出了她的本命法宝翠竹剑,一下子放大了十几倍,足够容纳两个人站着。

    “快点上剑。”王舞催促道。

    看着那柄大剑,岳老师嘴巴都合不拢了,实在是令人吃惊,他下意识的走了过去,站在大剑上,低头看着大剑上的花纹,想要研究清楚这神秘花纹代表的含义。

    “起!”

    王舞轻喝一声,翠竹剑顿时升空,一下子距离地面一百多米高,岳老师没反应过来,差点摔了下去,而当他好不容易站稳了后,就听到王舞问:“你说的衙门怎么走?”

    这个时候,岳老师也不再激动了,在空中确定了下方向,便对王舞说道:“王舞仙子,一直往东飞,看到城镇后,城中心就是衙门了。”

    “好,你站稳了,我要出发了!”王舞说着,御剑而行,一路向东。

    这御剑而飞就是比骑马快,一溜烟就看不到影子了。

    当令狐冲来到这里后,只看到一匹马,是岳老师骑走的那匹马,但岳老师人去哪里了?

    “师父!!!”

    令狐冲大喊了起来,声音凄厉,带着一丝哭腔,轰轰隆隆,回荡八方。

    然而,当回音都传了回来,岳老师却没有出现……

    这让令狐冲意识到,他的师父出事了。

    “师父,你放心,我一定会为你报仇的!”令狐冲面露悲意,挥动鞭子,抽打马屁股,朝着衙门飞奔而去。

    他以为岳老师被追杀他的人给抓走了,现在发了疯的往衙门赶去,就是为了把岳老师救回来!

    真是感天动地的师徒情呀!

    也不知道岳老师知道了会有何感想。

    但现在的岳老师只有一个想法,今后绝对不坐飞剑了,都说高处不胜寒,这句话真的很有道理。

    王舞御剑而行,即使带着一个岳老师,也很快到了衙门。

    落地后,王舞将翠竹剑收起来,无意间看到瑟瑟发抖的岳老师,不明白他这是怎么了,于是直接开口问道:“岳老师,你没事吧?”

    “冷,冷,真冷……”

    岳老师双手环抱,面色铁青,嘴唇哆嗦着说道。

    “……”

    王舞顿时无语了。

    我以为你是犯病了,结果你跟我说冷。

    驴唇不对马嘴。

    “好了,岳老师,衙门已经到了,要杀你的人就在衙门里吗?”王舞问道。

    “应该在衙门里。”岳老师感觉好多了,他仔细的想了想,为了确保万无一失,便说道:”王舞仙子,我们先去附近找人问问,再去衙门吧。“

    “不用那么麻烦。”

    “如果只有你自己,你小心点没什么,但本仙子都来了,他们还能当着本仙子的面把你给杀了吗?”

    “岳老师,咱们直接进去就是了。”

    王舞说着,也没有去管岳老师,一个人走进了衙门里。

    “唉……王舞仙子,你等等我!”

    岳老师轻轻地叹了口气,无奈的跟在王舞的身后走了进去。

    衙门不是很大。

    王舞很快就走过了前面的官厅,来到了后衙,也是岳老师居住的院子,在小院子里有三个人,站在被阴影所笼罩的槐树之下。

    “你们总算回来了。”

    王舞一走进来,那三个人就发现了她,有人走出了被阴影笼罩的槐树下,站在小院子的中央,冷冷的说道:“我等了很长时间,总算……咦?你不是我们要等的人……”

    “岳老师,他们就是追杀你的人吗?”

    王舞没有理会这三个人,在她的心目中,这三个家伙不过是阻止她完成任务的障碍罢了,只要解决了这三个人,又能朝着群管理前进一步。

    “没错,就是他们三个追杀我和冲儿!”岳老师说道。

    “你不是我们要找的人,我们没有杀你的兴趣,劝你不要对我们动手,否则的话,我们也不介意杀了你。”那人冷冷的开口说道。

    另外两个人,站在被阴影笼罩的槐树之下,虽然没说话,但却微微的点头,显然是赞同那人说的话。

    呃,都是一伙的,当然要赞同了。

    “呵呵,真是好大的口气,敢这么跟本仙子说话的人,早就凉透了,你们倒是有勇气,不是说要杀了本仙子吗?”王舞冷笑着,抢先动手了:“那你们就来试试吧!”

    王舞搓出三个火球,朝着那三个人砸了过去。

    因为发过誓,不能杀人,所以火球的威力不高,再加上受到世界的压制,被这三个火球砸中了,只会重伤而已。

    看到王舞一言不合就动手的举动,岳老师也是深感佩服,不愧是王舞仙子呀,这风格就是跟别人不同!

    :。:

    dn1902041d

章节目录

从宝莲灯开始的聊天群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上瘾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炫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炫荒并收藏从宝莲灯开始的聊天群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