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令宇在第一时间重新连接了左烽的通讯器,但是他发现时时记录影像的功能现在打不开了所以他无法了解到左烽那边的情况。

    “老大最近潜伏到我们市里的武装力量有动作了。”于乐的消息在这时传了进来“需要拦截吗?”

    “数量有增加吗?”肖令宇问。

    “没有,还是那两批。我们的人一直在盯着,现在他们三三两两地集合了,在向西南方向移动。”

    “继续跟进,但别让他们发现,等我消息。”肖令宇说罢远程锁定左烽所在的那架飞行器。他发现除了那一架警员专用的飞行器之外,没有任何其他的交通工具随行而且左烽的生命体征异常但是显示的只是心跳加快了而已并且还在一个合理的范围之内。

    “难道是对方知道毕达那边失败所以要临时更改行动?”车恒问。

    “我倒是觉得这很可能只是一次试探。”陆贤说,“如果我们在这个时候拦截那两批人无疑是在告诉对方我们已经知道了他们的动作。这样一来皇先生肯定不会再冒险而且真要是那样左烽就危险了吧。”

    在一切都还没有捅破的时候谁都不会想要去惹上更多的麻烦但是到了破釜沉舟的关键时刻,惹不惹麻烦什么的都是次要的,保住自己的性命才最要紧,为此像索龙帝那种人什么事情做不出来?真的扣下了左烽也不无可能。

    “可是左烽的生命体征出现异常,摆明了是对方对他做了什么,这样一来他们到这儿了之后事情就会曝光,难道就不怕我们或者左烽反弹吗?”迪林了解左烽的性子,那可是个较起劲来就要命的人。

    “也不一定吧。”司卿说,“如果对方只是借这段时间想要套左烽的话而并没有对他实施具体伤害呢?”

    “你们说左烽会不会被催眠了或者是意识干涉之类的?在他清醒的状态下对方不能做到这些,但如果有人把他弄晕了,或者昏睡了之类的呢?”雷珏想了想,“卡瑞拉,把刚才左上校进到休息室之后的视频再播一下。放大。”

    “好的夫人。”

    卡瑞拉选择了左烽进休息室之前开始播,并且听了雷珏的,在保持清晰度的前题下把画面放到最大。

    这下所有人都把注意力放到了上头,大家都在寻找有没有什么异常。之前这段画面播出来的时候,屋里的人有很大一部分时间都跑去注意迪林的脸色去了,特别是当左烽被毕达抱住的时候。

    是不是在那个时候,毕达对左烽做了什么呢?

    不然为什么执意带左烽去了休息室,还截断了网络

    “停!”迪林突然喊了一声,拿木爪子指着画面,“再倒回去一点点,我看到了,巴莱树把他的手伸进左烽的衣服里来着。”

    “还真是。”齐煜看到停止的画面说,“但是他只是碰一碰的话应该不至于把人弄晕吧?”而如果扎破了什么的,那左烽在当时必然有反应。

    “会不会跟左烽烧过对方有关?”雷珏说,“舅舅,巴莱树被烧过之后散发出来的气味会有什么不同效果吗?”

    “至晕至幻操!”迪林十分焦躁,“我怎么把这事给忘了!令宇,能不能想办法把我弄到那架飞行器上?”

    “不能,而且他们再过不久就要到了。”肖令宇沉住气说罢,让于乐把那两批武装人员的移动路线图传来了一份。

    肖令宇示意卡瑞拉把图片整个放大投射到墙面,并且向图中的西南方位看起来。

    布乐卡市的西南方一带居住人口不算太多,但由于这里的植被面积大,所以建有一个大型的森林公园和一个动物园。

    但是那两批武装人员去这里做什么?

    “我们是不是应该提醒警方提前做一下安全防范措施?”雷珏说。

    “已经打过招呼了,但布乐卡市的警力如果集中起来对付这些那人,那其他区域的问题就无法解决。”肖令宇摸了摸下巴,“司卿,你现在联系程团长,就跟他说我要跟他借十个人。只借人,不借装备,来的时候让他们动作轻点儿。”

    “好。”

    “那我呢那我呢?”迪林在肖令宇对面蹦哒,“我的左烽怎么办?”

    “一会儿警部的人把左烽送回来,舅舅你只要想办法第一时间接近左烽确认他安全就行。另外你一定要确定是不是真的他。”这年月伪装技术实在是太高明了,不防着点可不行。

    “你们说皇先生会不会在送左烽回来的那架飞行器上?”雷珏不太确定地问。

    屋里突然间一片死寂。

    因为是警部的飞行器,所以到时警方的人肯定会进入肖家的飞行器降落点来送左烽,而这样他们就能理直气壮地在肖家近距离与孩子们接触。皇先生会不会利用这个机会?

    “这种可能性确实存在。但是皇先生敢吗?”车恒带着一丝不赞同的看法说,“他带的人并不多,而且一旦动手了,不成功就只有死路一条。”

    “他当然敢,一个将死之人,对他来说豁出去还有一线希望,如果干等着就真只有死路一条了。”肖令宇的脸色骤然沉了下来,“卡瑞拉,左烽的座标是多少?”

    “922.462.785。先生,他们预计再过十五分钟就能抵达了。我还有大约两分钟时间就可以成功控制他们的飞行器。但是现在有一个问题”卡瑞拉懊恼地说,“他们的飞行器上居然没有摄像头,也没有取声设备,这样我们就无法看到他们内部的情况,也听不到他们说什么了。”

    “没有摄像头可以理解,没有取声设备?这老东西想得可够全面的。”肖令宇把皮皮抱了起来,看着他难得老实地摆弄玩具,捏捏他的小脸说:“皮皮,让大宝贝儿抱你,爸爸有点事要办,晚一点过去找你好吗?”

    “爸爸!”皮皮赶紧揪住肖令宇衣领子,一看就是不同意。虽然麻麻也很好玩儿,但是他更喜欢爸爸!因为他怎么玩儿爸爸都不会疼,可是麻麻不一样!

    “他离开你万一作起来那可就麻烦了,还是你抱着他吧。”雷珏说完之后见肖令宇要反驳,直接在肖令宇嘴边竖起右手食指,“这次听我的。我可不想敌人没打着先被自己的儿子给电得生活不能自理。”

    肖令宇仍有些犹豫,但终究被雷珏说服了下来。

    大约五分钟之后,皮皮床下的木地板一左一右向两边分开,露出了一个灯火通明的地道。陆贤打头带着司卿几人向下走了进去,不多时,分开的地板又重新合了起来。

    雷珏抱着秋秋在床上坐了一会儿,望着外头有些转阴的天色,心里不知怎么的,有点烦躁不安。

    明明早上起来的时候还是个大晴天,这会儿却像是要下起雨来。

    “我出去一下。”雷珏对坐在旁边的车恒说完,抱着孩子出去,在院子里吹了一声响亮的指哨。哨声清亮悠长,传出很远,只片刻功夫就把院子里的所有雪顶翠翎都叫了下来,还有肖雷和卷卷,枇杷,全都围到了雷珏身边。

    变成小树人模样的康康“咻”的一下蹦到了肖雷的背上,直接藏在肖雷的毛发里看不见了。

    雷珏伸出一只手来,这时围绕在他身边飞的鸟儿们争相落到了他的身上,大约停留了几秒钟之后,又相继飞了出去。它们的身上带着来时没有的点点绿光,它们没有飞回窝里,而是飞得更高,更远,直到雷珏再也看不见。

    枇杷和卷卷似有些不安,一直围着雷珏转来转去。雷珏顺了顺它们的毛,之后缓缓地,仰起头看向东南方向。

    有一架带着星际联警的中型飞行器向肖家飞了过来。飞行器带出一阵由过及近的轰鸣声,雷珏听到通讯器里传来肖令宇的声音:“小珏,万事小心。”

    肖令宇几乎一直以“宝贝儿”,“大宝贝儿”,“亲爱的”这种带着一丝流氓气儿的称呼来叫雷珏,但是这一次,或许只有叫了名字才能让心里那份挂念不再那么明显。

    雷珏“嗯”一声,没有多说什么,而那架以黑蓝白三色为主题的飞行器也已经降到了最低飞行速度,平稳地在肖家五十米之外原地飞行。

    肖家的守卫对这架飞行器进行身份审核,放行。

    雷珏抱着孩子,看到星警总部的飞行器落下来,便不紧不慢地走了过去。肖雷跟在他旁边,戒备地盯着飞行器。

    这时飞行器的门缓缓打开,里头出来两名警员。这两名警员是之前来接走左烽的两位,他们出来之后,左烽也跟着下来了,并且看了看雷珏。雷珏朝屋里喊了一声:“令宇你出来一下!左烽回来了。”

    屋里应了一声,接着有人抱着皮皮走了出来。

    雷珏的目光在左烽身上溜了一圈。左烽像是刚睡醒的样子,但看上去并没有什么大碍,于是他笑着朝两名随行的警员打招呼:“辛苦两位警员大哥了,这么远的距离一天里跑个来回。”

    看起来比较年长的警员这时说:“都是为了工作,也没办法。其实我们也知道跟左上校肯定没什么关系,但是我们办事有固定流程,只能遵循流程办事。”这人说着朝左烽伸手,与他握了握:“今天也给你添麻烦了左上校,一会儿好好休息一下吧。”

    左烽点点头:“嗯。”

    他看起来有些疲倦,而且似乎有话想说。但有外人在场,他也不好说什么。后来他感觉到迪林爬进了他的衣服里,挂在他身上,那种不痛快的感觉才好过许多。

    年长的警员这时说:“我们也该回去了,几位留步。”

    雷珏心里闪过一丝狐疑,面上仍旧有礼地笑着说:“慢走。”

    年轻的警员看了雷珏旁边的肖令宇一眼,见他哄着怀里的孩子,不由地夸了一句:“您家的小孩儿真可爱。”

    “是挺可爱的。”肖令宇不客气地接下了赞美,之后拿手指头轻轻对准怀里孩子的小手指头,弄出了两个金色小球,他又捏了捏孩子的脸,“好玩儿吗?”

    那名年轻的警员死死盯着这一幕。但就在雷珏以为他下一秒可能就会扑过来做点什么的时候,远处突然传来了危险警报声。这种声音是在每个城市遇到大的危险时才会发出的重要提示,并且只要响起这种声音,必定是城市中出现了什么巨大的危险。

    雷珏猛地眯起双眼,抱着孩子的肖令宇也皱起了眉头。来的两名警察这时说:“糟了,可能是有什么麻烦,我们得去看看。”

    说着两人朝雷珏这边一点头,上了飞行器匆忙离开。

    雷珏和肖令宇对视一眼,左烽则在那架飞行器离开之后,按了按自己的头说:“我好像忘了什么,他们说我睡着了。”

    迪林的声音在他胸口响起来:“怎么可能睡着了还没法确定是不是自己自主睡过去的!你明明就是中了那棵巴莱树的招了。你烧了他,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体对你有害!会让你产生幻觉甚至是昏睡!”

    左烽面上闪过一丝担忧:“我不确定我是不是说了什么不该说的。”

    “没关系,反正我们已经有准备了。就算他们真知道了又如何?”迪林说,“累了就进去休息一下吧。”

    “难道是我们猜错了?某些人并不是想在今天动手?”左烽仍旧站在原地问道,“还有这个警报声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动物园那边出事了。”雷珏看着通讯器上于乐发来的信息,脸上黑得仿佛要滴出墨汁来,“过去的那两批人在动物园里抓了许多孩子。”

    “于乐他们呢?”

    “正在协助警方,我们可能得过去一趟。”雷珏说着已经动了起来,他跟左烽还有迪林,以及肖令宇一起带着孩子离开了肖家,上了飞行器之后,以最快的速度赶往事发现场。

    不管是不是与他们有关,这么多的孩子和老人遇到生命危险他们也不能放任不管。雷珏抱着秋秋,而康康也回到了他的身上。

    这次的袭击规模很大,而且来得太过突然了,这些人一开始向西北方向移动时明明目标一点也不明确,结果后面居然转到了动物园,并且还搞了突然袭击抓了那么多的孩子。

    雷珏下飞行器的时候耳膜差点被爆炸声震裂,这里遍地是血,还有几具身份不明的尸体,有的尸体看起来根本就不像是人类。孩子们不安的哭闹和家长们绝望的声音像一击重锤敲在了雷珏的心上。

    雷珏没看到于乐他们,但是他看到了布乐卡市的警员正在跟

    “那是什么?”雷珏释放出了一大团治疗能量之后抓过一个离他不远的警员便问。肖令宇和左烽已经加入了战斗,而他们的攻击对象却不是人!准确的说,那不是普通人,这些人个个长得高大雄壮,并且十有**都是兽皮,有的带鳞片,有的有长长的毛发!有的甚至能有三米多高,这根本就不像是人类!

    “是动物类异能人吗?”迪林的声音小小地从雷珏的耳朵里响起来。

    “我们目前也无法肯定!”警员说完之后一枪击中迎面过来的一个巨大无比的怪物,那怪物熊头,人身,四肢肌肉极其发达,它中了一枪也不过是稍稍踉跄了一下,很快它又继续扑了过来!

    “雷医师小心!”有人大喊了一声。雷珏瞬间凝起一团智慧能量朝对方砸了过去!那团能量不亚于任何攻击型自然力,光球砸过去的时候,直接把熊头怪物包围起来,在一片痛苦的吼叫中让它倒了下去!

    “窟咚”一声,仿佛地都在颤抖,而这时天上却下起了瓢泼大雨!

    豆大的雨点“啪啪”打在地面上,没多久的功夫就积续了不少雨水。好在不用担心孩子们受寒,雷珏便顶着大雨给受伤的人员进行治疗。

    可是越来越多的怪物向这边聚集过来,雷珏没在空中发现任何异常,显然,这些都是从地底爬出来的!

    一开始左烽靠一个人的攻击力差不多搞定三分之一,可是任何自然力异能人的能量都是有限的,更别说这个时候这种雨势,火焰发出来都特么被浇灭了!

    难道索龙帝这老头子居然连这也算计到了?!

    雷珏有一种不详的预感,并且头一次鄙视自己没有看天气预报。

    这时陆贤终于带着机甲队伍赶了过来,他们应该还带了从神鹰机甲团里借来的人,这时候有几架机甲带着厚重的声音落到地面,随即便加入了战斗。

    有一架纯金色的机甲到了雷珏身边,以松了口气的口吻说:“好了宝贝儿,别绷得太紧。”

    雷珏听到肖令宇的声音,却不知怎么的,心里产生了一种奇怪的感觉。

    不对劲

    可到底是哪里不对劲呢?

    雷珏看着地面的积水,不知想到什么,面色越来越苍白,他的头发被雨水打湿结成了绺,他突然朝那架金色的机甲高喊:“令宇!别用雷电攻击!!!”

    地面上都是水,上面却有那么多的人,如果肖令宇用了雷电攻击,那么这上头还焉有命在?

    “呵,居然让你看出来了?”索龙帝的声音在雷珏的正前方响了起来。虽然不再是原来的面貌,但是他的声音却没怎么变。他坐在一架外型十分奇特的飞行器上,用自己的能量杖指着地上一名受了伤的警员,“雷珏,只要你把你的大儿子送给我来养,我就放过你们所有人,否则”

    林子里数十棵树被顶出土面,而地上则黑压压地爬出了数不尽的巨型昆虫!有的虫子出土就把尸体吞进了肚子里,而有的虫子则会飞,一出地面便向半空飞了上去!

    “你们一定很意外吧?为什么到了这个时候还没有援军”索龙帝笑了笑,“小雷珏,是不是从来没有人告诉过你,肖志成和左之焕的毒,到底是谁下的?”

章节目录

星际暴力联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上瘾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困成熊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困成熊猫并收藏星际暴力联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