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样大哥?还是没有结果吗?”雷珏见到肖令棋面色不展,心不由的跟着提起来。自从左烽用过的那把匕首送去化验之后,只被验出上面有着金果木族人的血液但是还有一种成分却死活弄不清那是什么东西。可就是这东西,让伤口愈合不起来同时也让他的治疗能量变得毫无用功。

    之前他们还不死心地给迪林缝合过伤口结果血是不流了但是伤口内部开始大面积感染把人疼得死去活来,最后只能手术去除那部分感染组织,而后进行修复。

    比较坑爹的是,修复的速度也是十分缓慢,缓慢到令人发指。

    现在迪林只能变成树人然后变得小一些。小一些他告诉自己其实没有那么疼看,就那么小一个伤口而已。

    但究竟有多疼,看他的反应都能看出来。

    “可以初步肯定是一种只针对植物的毒素虽然还无法具体证明这种东西是怎么制做出来的但是有一点很明确它对任何植物的伤害都是百分之百。舅舅能保住性命跟他自身的恢复能力有关,如果换成了别的植物,这种毒素能起到连根灭杀的作用,几乎就是沾一点就死。”肖令棋好几天没怎么睡,累得不行了就找雷珏修复一下。他坐到沙发上,接受了来自雷珏释放出来的治疗能量,之后又问:“舅舅今天怎么样?”

    “还是老样子。皮皮的治疗能起些作用,但是维续时间也不长。”雷珏给肖令棋看了看正躺在皮皮旁边睡着的迪林。

    迪林这会儿看起来蔫蔫的,不管是树枝还是树叶都一点生气也没有,仿佛被抽去了大半的水分。而且树干有一处带着伤口,一直在往外渗着树浆。最让人担心的是,他现在连根都无法扎进土里了,这样一来吸收不了他所需要的养分,所以一天比一天衰弱。

    “等舅舅醒过来,让他变回人形,给他打些营养针吧。”肖令棋叹了口气,眼里也是担忧。雷珏就这么一个舅舅,又是为了雷珏受的伤,如果舅舅真的不在了,雷珏心里必然不好过。

    “但是他在人形态和植物形态之间切换也需要一定的能量,如果是平时倒也罢了,现在这种情况,变一次要半条命。等令宇回来我让他跟皮皮说说,让皮皮给舅舅治疗一次,之后再变。”雷珏抚了抚大儿子的头发,“这臭小子不听我的。”

    “怎么会?他跟你不是也挺好么?”

    “是还行,但是今天跟我生气了。”雷珏有些无奈。肖令宇去了哈维娜宫,是为了调查索龙帝和皇族内部的秘辛,看看能不能从中找到一点有用的信息来帮助舅舅。因为不方便带着孩子去,所以就没有带皮皮。当时皮皮非要跟,他没办法就把他抱起来了,直到肖令宇上了飞行器才松开。皮皮这就跟他厉害上了,一上午没理他。

    “小东西气性还挺大。”肖令棋说罢,再度看了迪林一眼,“那等令宇来了之后你再通知我。”

    “好的,谢谢大哥。”

    “一家人,这么说就见外了。”肖令棋说罢转身回到自己的卧室。

    雷珏看了看时不时往舅舅身上弄个治疗光罩的长子,将家里的两棵金果木摆成了一排。一棵是他母亲的原木再生树,还有一棵是他舅舅的子树。

    两棵都在以十分缓慢的速度生长着,根本就无法确定什么时候能长出主果。或者说,还能不能长出主果。可现在唯一的指望就是让主果长出来,然后用这个主果来修复舅舅的身体。

    因为主果本身就有修复能力,而且它跟树主本身都是一体的,所以任何问题都可以修复。

    但是它们长得实在是太慢了,当初他跟肖令宇是用暧昧气息催着小奇葩生长,他还时不时地提供生机,所以小奇葩长得飞快而且开花也快,但是这两棵没有主人可以那么做,长得就慢了许

    卧槽对呀!暧昧气息!

    他怎么把这个给忘了!

    雷珏“噌”地起身,去把迪林给轻轻摇醒了。他知道舅舅这会儿不舒服,但是他管不了那么多了。也许这是唯一的机会也未可知!

    迪林勉强把眼睛睁开来:“小珏”

    他说话有气无力的,不仔细听甚至听不见。

    雷珏在床边蹲下来:“舅舅,如果你的子树在短时间内长出主果,你在里面是不是有可能恢复过来?”

    迪林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过了好一会儿才说:“有可能。但是它、它长得太慢了,我等不到那时候。”

    他自己的情况自己清楚,别说一年,就是一个月,甚至是十天都不一定能熬过去。

    雷珏说:“你忘了吗?你之前说过金果木一年就可以开花结果,但事实是,我的子树在一年之内就完成了开花结果的过程,所以说主果可以长得很快,你不知道它可以以暧昧气息作为养料吗?”

    “暧昧气息?”迪林有点懵。他怎么不知道有这么一说?子树在族地里不都是一年左右的生长期吗?他还以为雷珏和肖令宇是个例,以及这跟雷珏自身的能力有关。要知道,他姐一直是族里最厉害,并且治疗能量最强大的人。

    “不是。是我和令宇的暧昧气息,小奇葩一接近这种气息就会疯长。”雷珏突然觉得有了希望,“你跟左烽也这样试试好吗?或许有用呢?”之前左烽不小心烧了一次小树苗之后他舅就把这东西就放他这儿了,他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为什么他的小奇葩长得那么快,舅舅的却长得这么慢。现在想来,除了舅舅没有提供生机之外,可能最大的原因就是缺了那份暧昧气息作为养料。

    “你看我现在,暧昧得起来么”迪林想苦笑都没力气了,“不过,我倒是真想他了。”

    自从赖到左烽那里之后,他们还没有分开过这么久呢。

    左烽在被雷珏告知迪林要在他的主果里修复身体之后,就亲自去了一趟神鹰机甲团,并且也看到了种在武器库里的小奇葩。而且他也信了雷珏的话,所以他以为,迪林就在那颗金色的大果子里。

    他没有怀疑雷珏,因为那棵树,看起来确实很神奇,而且他也亲眼看到了,那颗果子把迪林包在了里面。

    他坚信迪林会好的。

    可他所不知道的是,就在他离开之后,迪林就从那里被接了出来,因为那不是他的子树,不是他的主果,所以对他没有明显的修复作用。

    本来雷珏是想着,等找到治疗他舅的方法了,或者他舅松口之后再去告诉左烽真相,但显然,现在他必须让左烽知道实际情况。

    不知道左烽会不会气到要烧死他。

    雷珏拿通讯器联系了左烽的通讯码,突然有点心虚。然而过了好一会儿,左烽那边都没有任何回应。

    在忙?

    雷珏重新拨通了一次,可结果还是一样。而等到他想第三次拨的时候,房门突然被推开了。

    左烽沉着一张脸走了进来:“迪林呢?”

    雷珏看了看那双布满血丝的双眼,向一旁挪了两步:“你怎么来了?”

    左烽没有看到迪林,因为迪林变得太且这会儿被床栏挡住了。于是他又问了一次:“我问你迪林呢?”

    这一次他仍然没有抬高声音,但可以听出语气里压抑的怒气。

    雷珏指了指床,而这时迪林听到左烽的声音,费了吃奶的力气坐了起来。但是没坐上三秒他又软塌塌地倒了下去。

    左烽快几步过去,总算看到他了。迪林现在变得还没有他半个巴掌大,而且看起来一点精神头都没有。他把他捧到手心里,只觉得内心有一处疼得厉害。

    左烽知道自己没有立场责怪雷珏,因为就算不是索龙帝的错,那也是他的错,根本怪不到雷珏头上。但是雷珏骗了他这事还是让他很不爽。

    天知道当他从索龙帝那儿知道他用来刺伤迪林的匕首上有专门对付金果木族人的毒时,他有多

    左烽深呼吸了一次,嗓音有些嘶哑:“我想带他离开,行吗?”

    雷珏看了舅舅一眼,见他轻轻用头蹭着左烽的手心:“去哪?”

    “去我家。”左烽说,“既然他在哪里都一样,那我想带他回我那儿。我爸妈还没有见过他,我想带他回去住。还有我新给他买的花盆,他还没用过。还有他最喜欢的营养液”

    “皮皮的治疗对舅舅来说并非全无作用。而且有件事,可能对治疗舅舅有帮助。”雷珏把那棵小小的,属于舅舅的子树端过来,“这个,如果能让它快点长大,或许能帮舅舅。”

    “你又想跟我说那个主果能治迪林?”左烽被骗了一次,哪里还会轻易相信。

    “是,我之前骗你。但是这是舅舅的子树,对他来说就跟他的本体差不多,意义不同。这树上长出来的主果对他有很强的修复作用,跟我的不一样。”雷珏把树苗连苗带土交给左烽:“你找个安全的地方把它种下来。我会给它提供生机,而你要做的是使劲撩我舅!”

    “干嘛说得这么直白啊”迪林趴在左烽的手里,显得有些难为情,他用小树爪子一下下挠着左烽的手心肉,“就是谈恋爱嘛。”

    “对,就是谈恋爱。”雷珏背起秋秋,让康康变成小树人爬到他身上,之后又去抱皮皮。可皮皮还在生气,他刚伸手皮皮就把小脸扭了过去。

    “皮皮,咱们去找爸爸。”雷珏不厚道地骗儿子,“去吗?你不去我们走了。”

    皮皮似乎有些纠结,但最后还是找爸爸胜过了小自尊。他张着小胳膊要雷珏抱,雷珏把大儿子抱上,指挥左烽:“你帮我把那个大背包带上。”

    左烽想了想,决定再信雷珏一次。把包背上了,带着大大小小的直接上了他的飞行器,飞往淮南区。

    丁玉文提前收到了消息,知道雷珏要带着孩子过来在他们家住几天。她虽然觉得有什么地方奇怪,但毕竟两家的关系摆在那里,便也欢迎。只是二儿子的飞行器落下来时,她发现除了雷珏和几个孩子,居然还有另一个人?!

    迪林已经变回了人形态。虽然他面无血色,看起来气色差些,但仍不失为美男子一个。

    丁玉文有点看呆了,因为她对面这个看起来身体不好的青年,长得俊美是一回事,怎么还跟雷珏这么像?!

    “小烽,这位是?”丁玉文看了看迪林,“是雷珏的哥哥吗?”

    “不是的妈。”左烽扶着迪林,“他是我男朋友。”

章节目录

星际暴力联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上瘾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困成熊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困成熊猫并收藏星际暴力联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