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网址:2你5我kan看shu书

    自从实行了分红股份制以后,南湾人的凝聚力空前高涨,仿佛人人都成了企业的主人。

    从以前的我为老板干变成了我为自己干,这就形成了干劲冲天的局面,无论产品数量还是质量都有一个质的飞跃。

    二零一七年集团的科研经费高达八百八十亿,那些科研人员只要有想法就打报告申请,几乎都会被批准。

    从汽车到半导体领域上马的科研项目达到了过千项。

    这些项目只要有几十分之一能出成果就是个了不起不局面。

    只要在科技上占领高地,集团的发展就无须担心。

    南湾集团正因为所有的产品都属于高附加值产品,而且很多产品对军方的发展做出了卓越的贡献,因此也没有去产能的负担。

    国家推动的低级产品海外转移也没南湾什么事儿。

    反倒是峰凤服装集团属于去产能的行列。

    栾建设听从万峰的建议,由李明泽牵头把服装厂办到巢县去了。

    在巢县的新义州办了一个规模非常大的分厂,里面招收的工人全部来自巢县。

    巢县人由于和华国体制相近,实行全民纯义务教育,因此工人的素质不低于华国人。

    但是人工却仅仅有华国四分之一左右。

    生产出的产品从新义州再回到国内,进入国内市场或者外销。

    当然这和万峰没多大关系,峰凤服装厂除了名字还和他有点关系外,其它的已经没有一点联系了。

    与集团员工干劲冲天比起来,某人在二零一七年就过得非常滋润了。

    二零一七年对万峰来说是平平淡淡的一年,这一年他的主要工作就像一个小学教师一样,每逢需要自己解决的事情他都会交给儿子处理。

    自己只是在一边看着,等儿子处理完事情,他才指出其中不对或者是不合适的地方。

    经过一年多的言传身教,集团的很多中等以下的事情万重洋已经会正确的处理了。

    万重洋的性格是很少说话心思缜密,每件事儿都在脑子里过几遍才做出决定。

    这性格像极了张璇。

    有时万峰都恍惚的以为他是张璇生的。

    栾凤为此非常的气恼,为毛自己亲生的儿子却像了张璇?

    张璇也反唇相讥,她的女儿还像栾凤呢。

    张璇没有胡说八道,万雨从入伍以后就等于泥牛入海了,没有了半点消息。

    这确实是栾凤的办事儿风格。

    万雨初走的时候,万家一度还很不适应,吃饭的时候不管是母亲还是栾凤张璇都会下意识地多预备一副碗筷。

    但经过一年的沉淀后,这种现象已经消失,全家人已经适应了这样的生活。

    似乎是弹指一挥间,二零一七年在某人心里就这么稀里糊涂地过去了。

    虽然将威这里从刚开始发展的时候万峰就特别注意环保方面的建设,但是就这么方面几十平方公里的地方聚集着上千家的企业,就算水源的污染降到了最小,但空气的污染却无法避免。

    虽然没有北河省的雾霾指数高,但雾霾指数在北辽省却是居于高位。

    奔着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准则,二零一八年已经把一多半集团交给儿子的万峰头上反倒多了一个头衔:将威工业区环境卫生监督委员会委员长。

    这是谁起的名字?他竟然成了委员长了。

    在他的反对下这个头衔最后变成了主任。

    一八年春节过后,万峰就开始行使自己主任的权利,带着几个该协会的成员和随从在将威工业区里耀武扬威。

    别看他这个官不是国家正式任命,也不在公务员名单里,但是却没人敢不听他的指示。

    你这个企业的污水处理系统太老旧了,必须换新的,这水处理完怎么还是黑色的?

    处理完的水要是不能变成干净的,企业不许开工?

    给南湾做配套也不行,就算耽误了南湾的生产也得整改,给你三个月的时间,如果还不合格就停工整顿。

    我说魏老板,看看你们企业的烟筒告诉我这是搞啥呢?在蓝天上画画呀?

    赶紧给我做废气处理,没钱?你竟然敢告诉我没钱?再说一遍我听听!

    这就对了,咱们已经过了要经济效益不要环境的时期了,现在咱们既要效益也得要环境,咱们都老了,怎么也得交给儿孙一个差不多的环境吧?

    实在周转不开打个报告,工业区环境卫生监督部门还准备了一些资金,适当给你们补一点。

    将威工业区环境监督办成立的同时还成立了一个环境治理基金会。

    这些基金有工业区各个企业的摊派、个人的捐款等组成。

    万峰个人拿出了五千万,就是准备对这些整改的企业进行有偿补贴的。

    除了环境治理外,万峰现在的另一个工作就是做慈善了。

    万峰做慈善不是那种把钱捐出去就完事儿的那种。

    他主要的慈善活动依然还是办工厂。

    全国别的地方不说,单是北辽省就有数以万计的残疾人。

    万峰的慈善主要就是为这些人服务的。

    当年他在将威办了个小福利厂,福泽惠及将威村及周边的残疾人。

    而现在他的目标是惠及整个北辽省的残疾人。

    这些年来他也陆陆续续在其他城市开过一些工厂,但是数量不多。

    现在他觉得自己有时间好好做一做这方面的事情了。

    于是在征得当地政府的同意之后,二零一八年五月,一个投资上百亿范围几乎遍及北辽省县级城市的福利厂基建计划开始实施。

    这些企业建成之后,万峰会交给当地政府,但是他有监督权。

    主语这些福利厂建成后干什么,背靠南湾集团这么大的企业,弄点什么做还不养活这些残疾人了。

    除此之外像修桥补路,给贫困人家盖个新房这样的事情在万峰的眼里都是小事儿。

    万峰在外面忙着环境治理做慈善,他家大娘子也没闲着,这货竟然拉起了一个上百人的舞蹈队,还绣了一面大旗。

    大旗上有四个大字:凤舞九天!

    万峰看见这个心累,这是打算上天吗?

    二零一八年夏天,军事频道播出了一个记录女子火箭军的记录片。

    由于提前得到了通知,万峰一家人很难得地围坐在父母房间的电视机前。

    纪录片没有让他们失望,他们在电视里看到了他们都以为失踪了的女儿。

    张璇的眼泪第一个就掉下来了,这还是她的宝贝女儿吗?

    虽然模样依然靓丽但是这皮肤造得怕是非洲人看见都会心生自豪感。

    没心没肺的栾凤也是眼圈含眼泪,她的心里一直在萦绕一个问题:为毛当初会支持她去当兵呢?

    万峰看着也是难受,正是如花似玉的年龄,现在弄得一身硝烟味道,将来这还能嫁出去吗?

    但是看到在女儿的指挥下,导弹上天的情景,某人的心里瞬间就充满了自豪。

    栾凤更是带头鼓掌。

    万水长和诸敏看到孙女这么有出息,也都是万分高兴。

    万家现在已经有了两个现役军人了。

    万俊现在已经是上校军衔,正团职,现任一个加强团的团长。

    万雨马上就上士了,据说今年就可以有探亲假了。

    她老子这辈子虽然叱咤风云,但也没把导弹弄天上去,万家女儿还是比她老子要强上一点。

    虽然女儿被晒得黑了一些,但是能看出身体还是蛮结实的,走路跑步都像奔腾的虎豹一样有气势。

    这样万家人就全部放心了。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仿佛不经意间,二零一八年的冬天也就来领了。

    一月二十二号,阴历腊月初六,天降大雪。

    中午一点左右,万峰自己开车从黄辉回小树屯。

    今天是万峰大妈的七十岁生日。

    自从奶奶十年前离世后,大妈已经是万家岁数最大的女性,她过生日作为晚辈万峰的一定要到场的,而且这还是七十寿辰。

    中午给大妈祝万寿,万峰晕乎乎地开车回家。

    今天他没有让文忠国和任何人跟着,自己大妈过七十寿辰他们没必要跟着。

    从黄辉回来,车使进湾口的时候,万峰才发现车好像油不多了。

    他决定去詹红贵的加油站加点油。

    天空沸沸扬扬地下着鹅毛大雪,百米外几乎就什么也看不到了。

    好像好几年都没下过这么大的雪了。

    万峰小心地开车到了詹红贵的加油站。

    让他郁闷的是,这下雪天为毛有这么多车加油?

    从加油站有很多车在排队,都排到大道上来了。

    这些家伙好天都干什么去了?这天都跑出来了,这不闲的蛋疼吗!

    万峰把车停在路边跟着前面的一辆空卡车排队。

    但就在他刚把车停稳,就从反光镜里看到后面一辆满载的货车从山坡上下来了。

    这么大的雪,按理车辆是不应该上路行驶的,尤其是重载卡车。

    这俩车似乎有点不对劲,下来的速度非常的快,而且方向似乎不受控制。

    某人心里冒出一个这俩车失控的念头,而且这失控的卡车似乎正对着自己的轿车而来。

    不好!

    不好这个念头刚冒出来,他就感觉自己飞起来了。

    确切的说是他的车飞起来了。

    那辆因为天下大雪下坡重载致使车辆打滑失去控制的卡车以大约七十公里的速度撞在了万峰的车尾。

    霸虎飞起来撞到了前面卡车的屁股上,然后在空中翻了两个跟斗,最后大头朝下重重地摔在道路的中央。

    ...

    万峰感觉自己正在做一个梦。

    他的身体在天上像风一样飘,四周被云雾挟裹什么也看不清,整个世界一片死寂什么声音也没有。

    他看到下面的道路上一辆轿车四脚朝天地躺在道路的中央,四周围满了人。

    那辆轿车的外表除了车尾被撞了个瘪和驾驶室因为倒扣在水泥路面上有少许的坍塌外到是没有什么其他损失。

    他还看到人们从车里弄出一个满脸是血的人,这个人被抬上了一辆车往将威医院飞驰而去。

    他还想看的清楚点,想跟着那辆使往医院的车去看看,但是画面却渐渐模糊,直到什么也看不见为止...

    虽然什么也看不见了,但是他的思维竟然还存在。

    他的思维还知道自己是谁。

    他记得上一世同样是这个日子,他坐年前最后一班车去申阳儿子家里送些过年的东西,然后所坐的客车就出事儿了,他也就重生了。

    难道这一世这个日子他又出事儿了?

    难道还要重生一次或者是死了吗?

    他那偌大的家业又是过眼云烟了吗?

    我有两个...老婆,我还年轻...我不要死也不要...重...

    此时,万峰感觉自己处于像浓墨一样的黑暗里,什么也看不见听不见,黑暗中好像有很多双手在拉扯自己,不知要把自己拉向何方。

    此时,他感觉自己是这样的无助,唯一能做的就是把自己的身体蜷缩在一起,抱紧双臂抗拒那些拉拉扯扯。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前方突然好像出现了一丝光亮。

    光亮出现后那些拉扯的动作也骤然减轻。

    他盯着那一丝光亮,努力地趴过去。

    光亮越来越大,已经到了晃眼的程度,终于那光亮仿佛达到了一个临界点,整个世界一片豁然开朗。

    “醒了醒了!”

    他首先听到一个女人或者是两个女人喜极而泣的声音。

    这声音好熟悉,他慢慢睁开眼睛。

    眼前是两个女人一脸泪水的模样,她们后面还有一个年轻的小伙和一个年轻的姑娘...

    。

    y190523wh

章节目录

重生之八十年代新农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上瘾小说网只为原作者金0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01并收藏重生之八十年代新农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