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早上的,太阳刚露头,可陆坤身上的汗却跟淌水似的,额头、脸上、后背、胳膊......

    他突然觉得自己该买个北戴河的海景别墅了,热了的话可以随时往海里扎猛子!

    “早知道就不折腾了。”陆坤穿着裤衩坐在床头,支着一条腿,不断从纸巾盒抽出抽纸擦汗。

    刘丽萍拨了拨耳边湿润的碎发,往这边瞅了一眼,“别擦了,赶紧去洗个澡吧。”

    “那成,孩子你看着啊。”陆坤起身从衣柜找好衣服朝她扬了扬就出去了。

    陆明哲满一周岁了,爬得很利落,偶尔还能站起来慢慢的独立行走三五步。

    “哇...哇。”陆坤洗完澡回到屋里吹头发的时候,陆明哲正在床上撒欢呢。

    “你也赶紧去洗洗吧。”陆坤冲着坐在床边逗孩子的刘丽萍道,“孩子交给我就成。”

    “那行,你小心着点给他穿好衣服。”刘丽萍吩咐了一句,急匆匆往屋外跑。

    “汪汪汪......”陆明哲晃晃悠悠得站起来要跟着刘丽萍往外跑,一双黑溜溜的大眼睛里满是好奇与急切。

    “你是属狗的吧你?”陆坤把他搂到怀里,干净利落地给他穿上衣服裤子鞋子,想了想干脆把帽子也给他带上。

    这小子手上还挺有劲儿的,小爪子揪着自己老子的衣服,兀自咧嘴发出哇哇哇的火星语,虽然听不懂他说啥,但那股兴奋,还是直达人心。

    陆坤把脑门抵在这小子脑门上,这个突然的变故并没有吓到陆明哲,相反的,这小子还一个劲儿地揪着他老子的衣服,他老子一脸严肃,他自己反倒是乐得咧嘴哇哇笑。

    “你个小混世魔王!”陆坤叹了口气,巴掌轻轻在这小子屁股上来了两下,“要不是你,老子早开空调了!你个小害人精!”

    陆明哲显然不知道害怕为何物,挣扎着要起来,在床上踉跄地晃悠两步,然后径直栽倒,砸在自己老子背上。

    “你碰瓷啊你!”估摸着是摔得有点狠了,这小子先是长大嘴巴,见自己老子直直的瞅着他,也不哄哄他,豆大的眼泪立马汹涌而出,随后便是哇哇大哭。

    “哎,你这人怎么这样啊?”刘丽萍洗完澡回来,一眼就瞧见陆明哲在哪儿哭,心疼得厉害,“孩子哭了也不知道哄哄。”

    “他自己摔的,不能哄得太过,万一习惯了,往后这孩子立不起来。”

    “孩子那么小,你让他懂那么多?”

    “你别瞧他人小,但这小子精着呢。”陆坤刚嘴硬说不哄,但这会儿立马就哄上了,陆明哲立马破涕为笑,跟演戏似的。

    “这小子还是跟你比较亲。”刘丽萍稍微有点吃味儿,从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竟然不跟自己这个当娘的最亲近,还有说理的地方吗。

    “行了吧,也就小时候好玩,长大了再看看,不定怎么气我呢。”陆坤双腿把这小子夹住,避免他栽倒,两根拇指在他脸蛋上轻抚,替他抹眼泪。

    对付孩子,他实在是筋疲力竭。

    幸亏这是自己家的熊孩子,要是别人家的,他发誓早就给扔狼窝里了!

    至于他自己家的娃,就是再闹腾,那也是个宝,毕竟是辛苦操劳得来的。

    尽管跟上天派来惩罚他的差不多...小时候得伺候他,长大了被他气还得给他娶媳妇。

    伺候了这小祖宗吃了早饭,陆坤坐在沙发上看报纸,都不愿意动弹了,边上陆明哲在席子上自个儿玩得不亦乐乎。

    忽然,面前一暗,陆坤抬头发现是二丫儿过来了,有些意外地抖了抖报纸,开腔道,“你今天不怎么不跟你姐姐去学跳舞了?”

    “我不想去学跳舞,我想学武术。”二丫儿一屁股坐在边上的沙发上,一脸怏怏的神色。

    “怎么了?”陆坤搞不懂这丫头怎么对武术这么执着,要知道自从跟石头学打拳以来,她们班上已经没有她的一合之敌了,既然没有被欺负,自己老想着要学武术。

    “你还想去少林寺学武功?”陆坤有些不淡定了。

    这丫头怎么这么能折腾事儿呢。

    “阿爹,你就让我去学武术嘛?”二丫儿前些日子就在闹腾这事儿了,但陆坤天天一大堆事儿,“我就去学一个月,然后就回来上学,等寒假的时候再去学一个月。”

    陆坤有些脑壳疼,这丫头太能惹事儿了,让她一个人在外边,指不定闹出什么大乱子呢。

    “要不我想法子送你去学跆拳道?”陆坤跟孩子商量道。

    孩子没出过远门,更没独立生活过,无论是去南少林还是北少林,他都担心得厉害。

    “要不你去问问你阿娘再说?“陆坤决定祸水东引,他才不相信这丫头能说服固执己见的刘丽萍。在教育这丫头方面,媳妇的教育方式可比自己’先进‘多了。

    “哈......”二丫儿小脸纠结。

    “聊什么呢?”刘丽萍刚吩咐了家里的阿姨今天午饭准备什么菜色,就见这对妇女俩坐一块儿,十分有爱的交谈。

    “啊,没事没事...”二丫儿瞅着自己老娘手里攥着的鸡毛掸子,心里直发怵,拔腿就往外跑,“我去上舞蹈班了,记得吩咐厨房做我爱吃的糖醋排骨。”

    陆坤:“......”

    “诶...你要出去?”刘丽萍见陆坤站在镜子面前拾掇自己,不禁多嘴问了一句。

    陆坤嗯了一声,“公司的事儿,得早点安排明白,不然等到赴京的时候手忙脚乱就不好了。”

    办公室里,陆坤揉了揉太阳穴,拓展佛山、广州两地市场的事情没有进展,让他颇为烦躁。

    现在华坤集团几乎全靠老店供血,在广州、佛山四千多万投资,可实际上几乎没有收获。

    一方面是因为门店还没有完全建成,另一方面就是和那些超市的价格战伤己伤人。

    要不然,那几十家门店的营收和利润要是能比得上南明这边的一级店,一个月少说也能给自己带来将近两千万的营收,三百多万的纯利。

    可惜,这些都是空想,佛山市场还好,由于竞争没有那么激烈,亏得倒是不多,但广州这边都快成吃钱机器了,有多少钱都不够花。

    尤其是配送中心这事儿,拢共将近一个亿的投资,尽管不必一次性拿出这么多钱,但也对华坤集团造成了一定的资金压力。

    今年下半年开始,地产行业又开始缓慢复苏了,聪明人又开始囤地,但陆坤在今年内地产方面几乎没有个什么大动作,归根结底就是手头钱不够用。

    按照他的算法,佛山、广州两地的市场开拓、配送中心与物流体系健全、分公司成立运营,可能要往里边砸进去三四亿资金。

    这可太难了!

    但价格战还不能不打,尽管每卖一件货,综合算起来,华坤超市就要多亏一份钱。

    “陆总,咱们的贷款申请被银行驳回了。”助理从外边进来,小声道。

    “银行方面怎么说?”陆坤急切道。

    被驳回并没有什么稀奇的,原因就是陆坤向银行提起三个亿的贷款。

    “银行的负责人说了,咱们去年借的一个亿,一分都没还呢,可不敢再借咱们那么多钱。”助理硬着头皮道。

    “行了,我知道了。”陆坤挥挥手道,“你让孙副总修修改改,改成一个亿,让他拿去银行再试试。顺便让他放出风声,就是我们有可能会在年内进行第二次融资扩股。”

    消息自然还是假消息,只不过是为了让银行方面放款痛快点而已。

    银行也不是傻子,自然知道华坤集团非常值钱,只是流动资金用于市场拓展,导致储备资金不够充沛罢了。

    至于去年的那一个亿贷款,那压根就不是什么大问题,反正那个贷款是97年才到期,华坤超市不急着还,也没什么问题。

    “哦,好的。”助理连忙抱着文件出去。

    尽管陆坤下来狠心收拾那几家一心把华坤超市挤出当地市场的超市,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

    他现在是狗咬刺猬、苍蝇叮蛋,无处下手。

    广州的那几下超市可不是当初安桂境内的那些小超市,那可是知名的大品牌。

    无论是从那个方面对比,华坤超市这个默默无名的新丁面对人家也没优势可言。

    说品牌和名气,人家是知名品牌,外资合资背景、深耕沿海市场多年,名气就算不宣传也放在那。

    而论起服务和环境,双方也是半斤八两,华坤占优的也只是店面装修较新这一点,但别人有回头客,营收状况比华坤要好得多。

    尽管陆坤一再要求提高服务意识和服务能力,但事实上咱们还是比几家外资企业、合资企业差上不少。

    刚培训好就上岗的新手,肯定不如熟手能力强。

    华坤超市要挖人也是挖对方的管理层,没理由挖对方的底层员工。

    寻思了一会儿,陆坤决定干脆开个领导碰头会了,与其自己发愁,不如大家聚一聚,想想办法。

    会议室里,三十多位华坤高层齐聚一堂,在小声交谈着。

    对于华坤和几家外资、合资超市在广州、佛山两地的竞争,目前的局面大家也是有所耳闻,平时也时常琢磨过该如何取胜。

    至于办法,还真是没什么好办法。

    毕竟人家的优势大!

    除了把砸钱将价格战进行到底之外,他们也想不出还有什么办法可以叩开两地的市场大门。

    “有什么想法都说说?”陆坤喝了口茶,扫视了一圈,见大家都在小声交谈,却没人发表意见。

    广州作为珠江三角洲市场最重要的一环,肯定是不能放弃的,迟早也要进军这个市场,往后再进入只会更难。

    刚刚走马上任不久的公共关系战略小组组长吴青青犹豫了半响才道:“要不我们找当地政府疏通一下?”

    陆坤摇摇头,这事儿找政府不合适。

    而且吴青青这话有另一层心思,行贿这种事不能摆到台面上来说,要不然往后必会为其所伤。

    商业竞争,要是把政府牵扯进来,麻烦只会更多,再说了人家作为地头蛇,也肯定不是善茬,你知道找政府,人家难道就不会?说不定政府更偏袒它们多一些。

    新晋管理财务的杨副总轻咳了一声道,“咱们亏本,对方也在亏,要不咱们派人跟他们接触接触,好好谈谈?这种竞争,大家都占不到便宜。”

    如果公司账上的储备金足够充沛,他自然也不介意和对方继续僵持下去。再者说了,大家竞争都是为了钱,和钱过不去的事情,对方不会一直干下去吧。

    孙博文吐了口气,双手十指合拢道,“这事儿之前我也想过,让人更那几家大中型超市接触,可找到了那边,人家根本没有松口的意思。现在他们就是逼我们不能立足,宁愿亏本也不肯好好做生意。”

    这话一出,大家都沉默了。

    尽管价格战是由华坤超市掀起,之前对方一直只是在背地里下绊子。可现在华坤集团有心想要结束价格战,却由不得他们了。

    人家宁愿亏本也要和你继续干架,扯别的都没用。

    至于自己灰溜溜的单方面停止价格战,那更是无济于事,损失倒是止住了,但客源肯定大幅流失。

    “要不继续降价?”一道弱弱的声音响起。

    杨副总嘴巴微张,好半响说不出话来,其他人也怔住了。

    陆坤瞧了一眼,发现年初花了大代价挖来的财务副总,不禁抬抬手,面带鼓励道,“说说看。”

    这位新来的财务副总的想法,倒是与他不谋而合。

    现在双方都不好过,继续取胜大概是唯一能取胜的办法。

    不过,陆坤也有现实的难处,现在双方已经是亏本经营了。虽然亏的不多,可也一直在亏,要是再降价并且持续下去,那亏的可就更多了。

    要是手头不差钱,陆坤也就无所谓了,干他娘的也就是了!

    可现在华坤集团的储备金不多,能动用的更少,要是亏得多了,可能会伤到华坤的根本。

    在这个资本群狼如野火般炽烈迸发的时代,走得慢了也就是落户一点而已,要是跌倒了,再咬牙站起来,怕是连资本群狼的身影都看不到了。

    “到了目前这个份上,我们除了降价,已经近乎无计可施。,依我看来,长痛不如短痛,拖久了对咱们的伤害更大,还不如来一波猛的,一举击溃对手。”财务副总李长华咬牙道。

    “对,他们毕竟只是分公司,想要降价每次都需要一级一级上报,机动性灵活性比咱们可差远了!毕竟咱们那边的负责人权限可比他们大得多。”有人意识到这一点,连忙开口道。

    “完全同意!咱们干脆一次性降价降狠一点,让他们的负责人不敢擅自做出决策。他们汇报加上开会讨论,最起码也得花费两三天时间。”

    “两三天的时间差,足够我们抢到对方的一大部分客源了,只要宣传营销跟得上,不差打不开知名度。”

    “外资的性子都很磨蹭,权力集中在总部,等他们总部文件发下拉,咱们就再次降价,三番两次,咱们占据主动权,肯定能抢到很多生意和客源。”

    “嘿嘿,这个主意够损,不过我喜欢!咱们先打七折,掐着他们总部同意降价的文件发下来,但还没有实施降价举措的时间,再次降价打六折,他们肯定又得上报。只要能耍他们几次,咱们就立稳脚跟了。”

    孙博文见大家都说了不少,也不由得开腔劝道,“咱们华坤集团现在唯一的优点就在于机动性强,而陆总你对公司的事情可以一言而决,对方股份分散,董事会成员复杂,一旦涉及大规模降价,肯定没那么容易通过。”

    “那据你估计,咱们要付出多大代价才能实现这个战略目标?”陆坤皱着眉头问道。

    “这个是杨副总的工作,我就不鸠占鹊巢、自作主张了。”孙博文看向呆若木鸡的杨林,转而对陆坤笑笑道,“韩信点兵,多多益善,这方面杨副总肯定能协调好。”

    杨林擦了擦额头的冷汗,心思急转,知道继续价格战已经得到了大部分人的支持,连忙道,“我估算了一下,如果在现在基础上,第一次八折、第二次七五折、第三次七折,三次下来应该就差不多了。比对过去一个月的平均人流和销售额,咱们可能需要做好亏本三千万的准备。”

    之前是二十三家门店营业,如今已经增加到二十六家门店了,况且之前就已经是在亏本经营了,如今只不过是亏损幅度更大一点罢了。

    陆坤嘴角直抽抽,连忙看向孙博文,希望他能把这事儿给解决了。

    三千万可不是个小数目,公司的储备资金肯定没那么多,这事儿还是得借鸡生蛋。

    孙博文见自己老板看过来,身上的肥肉立马一颤,忙开口道,“刚才我跟银行方面联系过了,如果只是三两千万的,肯定没什么大问题。”

    “关键得让他们立马放款,要是咱们公司的资金池枯竭了贷款还没下来,那就麻烦大了。”陆坤不轻不重地拿话点了他一下。

    杨林见自个儿老板把皮球踢回给孙博文,心中一乐,附和道,“孙副总,能者多劳嘛。我这刚走马上任没几天,部门内部整合还没完成呢,您多帮衬着点儿。”

    他倒没有不识大体地去撩拨孙博文,毕竟孙博文的资历可不是他能比的。

    公司里最早的那一批‘从龙’功臣,只要没有乱伸手,都被高高挂起。尽管他们大部分都远离了决策中心,但在公司里的影响力可没有完全消失。

    :。:

    dn1902041d

章节目录

重生野火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上瘾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启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启煜并收藏重生野火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