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我的老师是神算 热门”查找最新章节!

    何甜甜这话一出, 齐老眉头微动, 缓缓问:“什么办法?”

    罗老同样好奇地看着何甜甜。

    何甜甜默了默, 猛地吸了口气, 半晌脸色才恢复平静。

    她没有先说是怎么回事, 而是先解释了一遍自己的异能。以免最后地震真的发生了, 给人造成一种错觉, 好像她什么灾祸都能预测一样。那对她而言,绝对不是一件好事。

    能预料到还好,万一哪一次没预测到, 灾难发生了,岂不是她失职的缘故?

    灾难这样防不胜防的事,看到了何甜甜不会当看不见, 但预测不到的灾难, 何甜甜也不想让这样的担子平白落到自己肩上。

    于是她就道:

    “我今天既然找到您面前了,就没打算向您隐瞒什么。”

    “我本职是个老师, 从国庆后才突然开了天眼。这天眼说起来也有趣, 凡是还在学校里上学、或者正处于学习阶段的人, 我都能看到他们的信息情况, 其他人就没办法了。”

    “除此之外, 一旦这些孩子或者学生身上发生任何祸事, 危及生命或者改变人生的祸事,我都能看到,上回罗玉的事, 就是个例子。”

    “我没能力预测天灾, 这一次地震并不是我预测出来的,而是无意间看到一张学生照片,发现这个学生12月7号那天会在地震中丧生。我顺着这个孩子12月7号那天可能会去的地区查找,最终检测了约有五百多人的照片,他们无一例外都受到了地震的危害,涉及的人遍及这五省,最终才确定下来的。”

    听到何甜甜是通过这样的方式,而不是直接预测,齐老信任反倒多了许多,面色一时间也缓和下来。

    就在他要开口说些什么的时候,何甜甜话锋一转,又道:“您不相信我也正常,因为目前我还没向您展示过我的能力。请恕我冒昧,刚才进来的那个孩子,名叫齐延,今年五周岁,目前是在景舟幼儿园上中班,一个月后就是他的六岁生日,我说的对吗?”

    对,非常对,几乎是一字不差。

    这下齐老郑重起来。

    因为他自己身份的缘故,家人的信息都是保密的,别说她一个老师,就是老罗这样的老同志,都不一定知道那么详细。

    看来是真的有些本事。

    齐老心里正琢磨着这句话,就听何甜甜继续道:“我下面的话可能很不好听,可一来是为了孩子,二来是想取得您信任,还请齐老不要怪罪。”

    “不会。”

    齐老沉声,他还不至于那么没肚量。

    何甜甜松口气,徐徐道:“我刚才查看了齐延的命格,发现明天,也就是周一下午3点40左右,有一名男子会持刀到景舟幼儿园行凶,砍死幼儿三名,砍伤幼儿四十余名,其中,被砍伤的孩子里就包括……包括齐延。”

    事实上,齐延视频里恐怖的画面,远远不是两句话能概括的了的,看的何甜甜到现在都无法淡定。

    那么多无辜的幼儿,年龄那么小,他们甚至什么都不知道,就葬送在歹徒的屠刀下,毫无还击之力。

    就算不为获取信任,只要发现了,何甜甜也不会置之不理。因为与以往那些孩子相比,这个歹徒要更恶毒,这些孩子也更无辜。

    “怎么可能!”

    听到事情与小孙子有关,齐老再也淡定不下去了。

    他扬起声音,十分严肃地看了何甜甜一眼。

    何甜甜被看的亚历山大,不过还是盯着犀利的目光,与齐老对视着。

    好一会儿,齐老冷静下来,确认道:“你说的是真的?”

    “千真万确。”

    何甜甜也一脸肃容,道:“我不会拿这样的鬼话骗人。相信以齐老的能力,一定能将这件事完美解决。过了明天,如果能证明是我说的谎,我随您处罚;如果事情是真的,还请您多一分信任,尽快考虑地震的事,距离发生到现在,已经没几天了,拖得越久,损失越大。”

    话音刚落,刚才一直沉默的罗老,这时也接话道:“老齐,不管信不信,这孩子的话你还是要慎重听听的,阿玉的事就是明证。这两天我会留何老师在罗家住下,不会让她和外人接触,等幼儿园的事情有结果了,您再决定见不见吧。”

    言下之意,他会看紧何甜甜,不会让何甜甜和外头接触,一定程度上也就避免了造假的可能。

    齐老凝眉沉默了一会儿,缓缓点头。

    何甜甜随着罗老慢慢走出屋子。

    罗老看了何甜甜一眼,面带笑意,也有些不可思议,道:“你这个丫头,还真是敢说啊!”

    说的无非就是刚刚齐延的事。

    任何一个家长,都不愿意听到自家孩子遭遇到任何不好的事,何甜甜敢说出那样的话,罗老对她的胆量有了新一层的认识。

    “罗老,我这次过来找您,抱的就是破釜沉舟的勇气。”

    她既然已经豁出去了,自然不怕什么了,免得让自己这番心血白白浪费了。

    何甜甜笑笑:“再说了,就算不为今天的事,幼儿园惨案我既然看到了,就不能当做看不见。做人不能对不起自己的良心。”

    “好一句不能对不起自己的良心。”

    罗老笑笑,面上颇多感慨,叹气道:“你能有这份心,已经强过许多人了。”

    两人默默出了齐家院子,刚走出门口不久,迎面就看到了等在外面的周斯年和罗阳。

    罗阳屁颠屁颠去才搀扶罗老,周斯年则径直走向何甜甜,先看了看何甜甜的面色。虽然有些发白,额头上也出了不少的汗,好在此时神情放松,可见是有惊无险的。

    他微不可查的舒了口气

    何甜甜看到他,则略微诧异:“你……你一直在这里等着?”

    出来之前,她明明跟周斯年说过,他有事的话就提前走,千万别因为她耽误了正经工作。

    没想到,一出来居然看到他仍在。

    在自己也没察觉的时候,何甜甜不自觉松了口气,好像有周斯年这个熟人陪伴着,所有的忐忑也跟着消失了一样。

    “你在里面待着,我怎么可能去往别处。”

    周斯年声音微沉,低声道:“怎么样,还顺利吧?有没有遇到什么麻烦。”

    里面坐着的,毕竟是大领导。

    可恨他做了商人,早知有这一天,当初也该跟着从政的。

    “没什么麻烦。”

    何甜甜摇摇头,只是想起齐老的态度,心里不可谓不忐忑。

    “就是有一点,要想取得齐老的信任,让他相信我,还需要一个契机。明天过后应该就能见分晓了。”

    两人走后,齐老一个人坐在书房,脑中控制不住的回想何甜甜刚刚的话。

    幼儿园……暴力……齐延……

    几乎没怎么犹豫,约莫二十分钟后,齐老给信任的下属打了个电话。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防患于未然,总归是好的。

    很快就到了周一下午。

    景舟幼儿园是燕京极为有名的幼儿园之一,这里的孩子许多都是从紫竹园或者大商人家庭出来的,非富即贵。

    因此,学校也十分注重安保问题,学生或者学校员工们进进出出,都要仔细确认过身份,被称作是零风险幼儿园。

    就是这样的幼儿园,何甜甜一开口就断言会有暴力案件发生,一开始齐老是怎么也不相信的。因为景舟幼儿园的情况,根本不存在发生暴力案件的可能。

    可受到波及的除了他的小孙子,还有数十个小孩子,万一是真的呢?齐老不能眼睁睁看着这些孩子受伤丧命。

    于是,周末晚上约莫凌晨的时候,齐老便派下属展元跟园长沟通,然后提前在幼儿园驻扎下来,准备随机应变。

    这一天,家长孩子和车流在校园内进进出出,时不时响起小孩子的欢声笑语,想到这些孩子很可能会突然遭遇不测,展元打起精神,吩咐手下的人伪装好自己,一定要盯紧各处,以免发生意外。

    转眼间十来个小时过去,时间到了下午三点钟。

    一个身穿白色外套的男子,体型微微发福,脸上蓄着胡子,他蹬着一辆略显陈旧的三轮车,缓缓地从正门蹬了进来。

    看到男子的脸,几乎没怎么犹豫,门口保安就开了闸门,将人带车一起放了进来。

    展元恰好就看到了这一幕。

    这一整个上午,展元都没有任何的发现,整个校园除了老师就是学生,几乎没有危险源。如今距离齐老叮嘱他的时间越来越近,展元心中渐渐有些焦躁。

    直到看到白衣男子的那一瞬间,展元心里猛然闪过一个念头,说不定这个男子就是可能行凶的凶手。

    直觉来的没有由头,然而展元却没有放过这种忽如其来的念头。

    他眉头皱皱,一边吩咐下属小心跟上男子,一边问门口保安道:“你怎么查也不查就把人放进去了,他经常来幼儿园?”

    “是啊,这个人在幼儿园收垃圾收了十多年了,咱们这幼儿园刚办的时候他就已经在这了,比我这个保安待得还要久。以往开门的时候从来没拦过他,今天总不能……”

    保安话说的漫不经心的,好似是一件很平常的事。也奇怪这个军官是怎么想的,平白无故突然要在幼儿园里拦人。

    没等他话还没说完,展元心中那个念头却越发强烈,他顾不得继续听,狂奔起来往三轮车消失的方向跑。

    结果,展元刚跑到教学大楼前,就听到一阵惨叫声传来。

    “啊——”

    “罗凯,你没事吧!”

    “快拦住他,别让他跑了。”

章节目录

我的老师是神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上瘾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想念江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念江南并收藏我的老师是神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