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老师,这回的事真是谢谢你了,回去我会好好跟孩子妈说的,以后……以后我们肯定不那样打孩子了。”

    梁田荣抹抹眼泪,想起儿子的态度,声音有些哽咽。

    一个壮汉在自己面前哭的这样委屈,何甜甜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只能点点头。又教育几句梁冰,让他回去好好认错,以后绝对不要再撒谎骗人了,才目送父子俩手牵着手离开。

    等人都走远了,观众们还是没散,大伙儿就地坐下,边吃午饭边议论刚刚的闹剧。

    有人觉得梁田荣打孩子太狠;有人觉得小孩子太顽劣、居然开这样的玩笑……也有人想起什么,问何甜甜:“甜甜啊,你刚刚怎么看出来那个皮实孩子是在装病的?”

    都到生死关头了,那孩子还是一句实话都不说,要不是何甜甜猜出来,还真没人往孩子撒谎的方向想。

    “算命算出来的啊。”

    刚刚才教育过小孩子不许撒谎的何老师,这会儿已经脸不红心不跳地胡扯了。

    所有人:“……”

    哎哟喂,老何算命虽然准,可也真的造孽啊!

    瞧瞧,把家里孩子都祸害成啥样了,一个人民教师都不信科学、改学迷信了。

    看着大家都是一脸便秘的表情,还时不时用指控的小眼神儿瞅何父一眼,何甜甜心里差点笑翻天。

    她决定以后就拿这个当借口了,谁让她有个神算老爹呢,别人不信也得信啊!

    背锅侠何老爹被众人这样一笑闹,刚刚还有些惆怅的心情顿时消失个彻底。瞪女儿一眼,又和老伙计们插科打诨几句,就和母女俩一起开门进屋了。

    何母快手做了三碗素面,和何甜甜一块摆到饭桌上。何父看着眼前的饭菜,想起刚刚的事,心里却很不是滋味,迟迟没动筷子。

    何母把饭碗往他面前推了推:“咋了老头子?咋不吃啊?”

    何父叹一口气,道:“以后这算命摊子,我就不摆了。以前是家里没钱才不得不这么做,现在甜甜和阿岩都能养活自己了,咱们老两口守着这个小卖部,也不愁吃喝了,这算命摊子挣得都是亏心钱,不摆了不摆了!”

    何父像是突然想通了一样,笑着摆摆手,转身给自己倒了一杯小酒,边抿酒边吃面。

    何甜甜何母吃面的动作顿住。母女俩对视一眼,明白过来什么,何母道:“你是说今天的事儿啊,那不是没算错吗?旁人都以为那个小孩儿生了病,就你算得准,一口咬定那孩子没病,你瞧怎么着,最后就你和闺女看的最准。”

    何母平日里虽然看不上老头子张口算命闭口算命,其实心里明白他是真把这个当爱好了,因此一听他说不算了,心里没由来就有些担心。

    “爸,你是不是怕影响我和阿岩啊。”

    何甜甜放下筷子,心想玩笑真是开大了。刚才左右四邻的话,何父肯定是往心里去了,顿时后悔不迭。

    她跟何母是一样的想法,也怕何父没了爱好闷坏了,就也跟着劝:“……其实刚才就是开个玩笑。我和阿岩要是真受你影响,也不能当上老师和警察了,这两个职业可是最忌迷信的。”

    或许何父也是想到这一点,怕旁人议论姐弟两人,才不愿意继续摆摊了吧,何甜甜心里直骂自己乌鸦嘴。

    “哎,跟你们俩没关系,我要是怕人家说,当年你俩考上的时候,我就直接收摊了,也不会耽搁到现在。”

    何父放下酒杯,辣的一咧嘴,老实道:“其实我自己什么水平,我自己清楚。当年也是没办法,算了这么多年,借着小聪明没出什么差错,就真以为自己是半仙了,要不是今天这个事儿,我可能还得膨胀下去。今天得亏是个误会,要不然得给咱们家惹多大麻烦啊。不摆了,我还是老实过日子吧,以后真想算了,免费给人算几句也就是了……”

    至于梁冰的事,他根本不是算的。梁冰在学校里也算活跃分子,何父经常看见他带着小伙伴来小卖部买小零食,那活蹦乱跳的劲头,怎么看都不像经常生病的人啊。

    这话当着外人的面他没脸说,这会儿面对妻女才说了实话。

    何甜甜:“……”

    何母:“……”

    母女俩顿时把劝人的念头压下去了。

    嗯,还是别祸害旁人了。

    “甜甜啊,我不管你是怎么看出来的,不过你要记得你是老师,可不能教坏了孩子。”

    何父说着就扯到何甜甜头上,意味深长地说:“有时候知道的多不见得就是好事,话出口的时候,要多考虑后果。不给孩子算命的例子,你还记得吧,那就是教训。”

    “爸。”何甜甜头皮发麻。

    “从医院醒过来开始,短短半天,你已经给人算了两例了,爸还没老糊涂。”说着何父笑了起来,“不管你想干啥,别害了自己,也别害了别人,记住这两点,爸就没别的说的了。”

    何父能在神算界驰骋多年,靠的就是察言观色,何甜甜顿时确定,他是真的看出来了。

    想了想,对父母也没什么好瞒的,只不过要怎么说,也是个问题。

    斟酌一下,何甜甜道:“其实,这回真的像是摔坏了脑子一样,醒过来以后,我好像能看到一些旁人看不到的东西。”

    “天眼?”何父瞪直了眼。

    乖乖!后继有人了呀!

    不对不对,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作为迷信分子,这会儿何父的心情有些激荡,刚刚语重心长教育女儿的人好像不是他一样。

    何甜甜:“……算是吧。”

    系统跟天眼,想想真是差不多,老爹给找了个很好的借口。

    何父:“……”

    何父窜起来就把大门关上了,身手之矫健简直让人目瞪口呆。临关门前他还左右看了看,好在四周没什么人。

    “这种事儿可别乱说,就咱仨知道就好了,连阿岩都不能说。”

    何父有些担心,更多的却是激动。哎哟喂,总算是后继有人了呀!他闺女厉害呀。

    “这我知道。”何母郑重点头,然后皱了皱眉,“这算是泄露天机吧,甜甜,以后可不能随便给人算命了,这要是业报遭到你头上可咋办啊。”

    何父像被泼了一盆冷水,头脑猛然清醒过来。仔细一想,不说会不会遭业报,单单开天眼的危害就是很大的,要消耗大量的精力和元气,一般人真的是受不住。

    夫妻俩都起了劝何甜甜收心的念头。

    何甜甜哪能收心呢,她清楚知道系统和天眼的区别。

    就在刚刚查看梁冰信息板的时候,何甜甜已经弄明白系统名为“劝学系统”,宿主只能是老师,针对对象则是学生。通过帮学生解决问题从而让他们一心向学,大概就是这个系统的用意。

    至于她这个宿主,帮助学生之后也不是没有收获的。

    何甜甜仔细看过,系统会有经验值作为评判标准,虽然何甜甜只是刚刚绑定,但因为成功帮梁冰父子解决了问题,目前已经有了100的初始值。随着经验值增加,她的教学水平和亲和力是会不断提高的。除此之外,相应的还会有身体机能方面的提升,只不过这一点是需要不断解锁的,目前何甜甜经验级别只是1级,所以只解锁了【自我修复能力】,这项能力不断升级25次后,还会解锁【自我再生能力】。

    不过,看着那25次升级所需要的经验值,何甜甜顿时觉得【自我再生能力】已经无望了。尽管如此她已经十分满足了,因为【自我修复能力】实在是太强大了。

    “爸妈,你们没发现我从出院开始,头不疼了,身体不虚弱了,看起来比没生病时状态还好吗?我能感觉到,从做了今天的好事开始,身体像是被人注入能量一样,一点难受的感觉都没有了。”

    何甜甜说着,摸了摸自己的脸:“天降天眼,偏偏让我看到的还是一些糟心事,我觉得这就是天意吧,我不去解决都说不过去。而且,让我眼睁睁看着学生遭遇噩运却不伸手,我觉得我做不到,你们从小到大,也不是这样教育我的啊。”

    老两口看看闺女,哎哟喂,刚才没注意,这一看确实是非常精神,一点不像是昏迷一天的人那样虚弱。

    两口子不说话了,闺女说的有道理,况且看看闺女这状态,确实也不像是要遭业报的样子,两人放下心,也就闭着眼默认了。

    劝服了爸妈,下午何甜甜因为病假没去学校,没事就一直坐在窗户前。隔不远看着不远处第三小学校园里的孩子们,不时查看他们的信息板,把系统的事前前后后都摸清楚了。

    如此过了两天,弟弟何岩所在的警局因为遇到一场人命案,就算是国庆假也没时间回来,家里就只剩下三口。

    何父依言不再摆摊算命,老两口开着小卖部,时不时跟人闲聊两句,日子过得还是很悠闲的。

    何甜甜没事就是看人,看学生,看的一会儿高兴一会儿叹气。

    等到了2号下午,眼看着离韩琦的车祸发生不远了,何甜甜想起那天周妙年的态度,完全不相信甚至十分愤怒,想来也不会把她说的话放在心上的,顿时又着急又焦虑。她纠结了好久,最终还是按照名片上的电话,打给了周妙年的助理小赵。

    接电话的是个年轻男人,嗓音温绵淳厚。

    何甜甜并不认识小赵,当然也不知道它是男是女,确信电话没打错,便以为对面就是他。惊讶一瞬之后,就把之前警告过周妙年的话又说了一次。

    然后道:“……赵助理,不管你信不信我说的话,我希望你都能跟周女士说一说。小心无大事,这毕竟牵扯到周女士的儿子,我相信周女士家大业大,要找几个人保护韩琦不算难事。”

    那边沉默良久,才说:“这么上心,你图什么?”

    “什么?”

    何甜甜一愣,半天没反应过来这话的意思。

    “明明是跟自己无关的事,还被狠狠拒绝过,现在明知道可能会被拒绝,甚至遭到恶意揣测,还是打电话过来。何小姐,你这么上心,到底是图什么呢?”

    “我是他的老师啊!”混蛋!

    想明白自己又被当成居心叵测者了,何甜甜直接气成河豚。

    这周家人连带周家的员工!全都好他妈脸大……要不是看着韩琦的份上,她是一点也不想接触了。

    “我没有怀疑何小姐的意思。”对方像是猜到何甜甜正在咬牙切齿,轻声笑了笑,“只是建议何小姐下次帮别人的时候,别再那么低姿态了,很容易让人误会的。”

    何甜甜:“……”

    好像确实是那么回事儿。

    嗯,赵助理不算周家人。

    “何小姐请放心,这件事周女士已经安排好了,谢谢你的提醒,再见。”

    礼貌挂断电话,周斯年把手机还给了小赵,边点头示意她继续说。

    小赵就把何家三口出院那天的事讲了一遍,然后道:“……那个小孩子复查结果已经出来了,确实是装病没错。现在一家三口对何老师很感激,逢人就说她是个好人。”

    周斯年想起电话里气呼呼的女孩子,眯眼笑了笑:“大姐,这回你看走眼了。”

    周妙年也很惭愧,想想之前恶劣的态度,何甜甜却能毫无芥蒂地再打电话来警示她,只因为韩琦是她的学生,对她的印象顿时好到了极点。这会儿被弟弟玩笑也没觉得不好意思,而是郑重说:“等时间合适了,我会过去向她赔礼道歉的。”

    说完,话锋一转:“你说她是怎么确定会出事的,说心里话,要不是韩琦给的那些证据,我到现在还不敢相信一个老师居然精通算命。”

    “可能真是摔坏了脑子吧。”周斯年笑的十分促狭,“不过这是旁人的隐私,人家愿意提醒已经是好心了,咱们没必要刨根问底。”

    周妙年自然明白这个道理。

    姐弟俩又商量一会儿那天的安排,确定韩琦不会出事,周妙年才带着小赵离开。

    dn1902041d

章节目录

我的老师是神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上瘾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想念江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念江南并收藏我的老师是神算最新章节